全天三分彩人工计划欢迎您的到來!

<dl id="bhrtt"><i id="bhrtt"></i></dl><video id="bhrtt"></video><video id="bhrtt"><i id="bhrtt"></i></video><dl id="bhrtt"></dl><dl id="bhrtt"></dl>
<dl id="bhrtt"><i id="bhrtt"><font id="bhrtt"></font></i></dl><dl id="bhrtt"></dl><noframes id="bhrtt"><dl id="bhrtt"></dl>
<video id="bhrtt"></video>
<dl id="bhrtt"></dl>
<noframes id="bhrtt">
<dl id="bhrtt"></dl><dl id="bhrtt"></dl>
<dl id="bhrtt"></dl><dl id="bhrtt"><i id="bhrtt"></i></dl><video id="bhrtt"><dl id="bhrtt"></dl></video>
<video id="bhrtt"></video><dl id="bhrtt"></dl>
<dl id="bhrtt"><delect id="bhrtt"></delect></dl>
<video id="bhrtt"></video><dl id="bhrtt"></dl>
歡迎訪問 中國歷史故事網www.565391.site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歷史人物 >

鬼谷子簡介,鬼谷子介紹

發布時間:2019-09-22 18:02:50 來源:中國歷史故事網 點擊:
  鬼谷子是個很神秘的人物,戰國中期的縱橫家鼻祖,有說是齊國人,也有說是楚國人,也有說根本無此人,眾說紛壇,莫衷一是。傳說鬼谷子姓五,名之利,也有說姓劉名務滋,隱居于穎川(今河南禹縣)陽城(今河南省登封縣東南告成鎮)的鬼谷,因自號“鬼谷子”。鬼谷先生在山中總結斗爭經驗,潛心治學,并教生授徒,傳播政治斗爭權術和游說技術,是張儀、蘇秦縱橫術的教授者。
  
  鬼谷先生的縱橫家理論,主要保存在《鬼谷子》中。
  
  《鬼谷子》,傳為鬼谷先生所作,今存三卷十五篇,計七千九百余字,可分為兩部分:
  
  卷上《捭闔第一》、《反應第二》、《內癟第三》、《抵癟第四》、卷中《飛鉗第五》、《忤合第六》、《揣篇第七》、《摩篇第八》、《權篇第九》、《謀篇第十》、《決篇第十一》、《符言第十二》為第一部分,主要講縱橫術中的預測術、說辯術、決策術及其哲學原理;卷下《本經陰符七術》、《持樞》、《中經》為第二部分,主要講縱橫術的練養方法和人際相處、相爭的權術。
  
  由于《鬼谷子》不見錄于《漢書·藝文志》,而首次被《隋書·經籍志》著錄,故自隋代起,關于《鬼谷子》的真偽即作者和產生年代問題便產生了爭論!端鍟·經籍志·子部·縱橫家》載:
  
  “鬼谷子三卷,皇甫謐注。鬼谷子,周世隱于鬼谷。”
  
  其言當時流傳的《鬼谷子》三卷為戰國時隱于鬼谷的那位鬼谷先生所作!端鍟·經籍志》同時著錄樂壹注《鬼谷子》三卷《史記(蘇秦列傳)正義》曰:
  
  “《七錄》有蘇秦書,樂壹注云:秦欲神秘其道,故假名鬼谷。”
  
  似言《鬼谷子》即劉向《七錄》所著錄,而被班固《漢書·藝文志》所收錄的《蘇子》,實為蘇秦所作。蘇秦欲神其術,神其書,故將己作托名于鬼谷先生。至《舊唐書·經籍志》,則直接著錄為“《鬼谷子》三卷,蘇秦撰”。近人顧實等亦有此論,他在《重考古今偽書考》中說:
  
  “《鬼谷子》十四篇,本當在《漢志》之《蘇子》三十一篇中。蓋《蘇子》為總名,而《鬼谷子》其別目也……故后世《蘇子》書亡,而《鬼谷子》猶以別行而存也。”
  
  時至明代,又生出兩種新說,楊慎曰:
  
  “今案‘鬼谷’即‘鬼容’者,又字相似而誤也。高似孫《子略》但謂《藝文志》無《鬼谷子》,何其輕于立論乎!”
  
  其言《鬼谷子》即《漢書·藝文志·兵陰陽家》所著錄之《鬼容區》,因字形相似而誤書。
  
  此論一出,即遭明人胡應群駁斥,其《四部正訛(中)》曰:
  
  “案鬼臾區黃帝之臣,《漢藝文志·兵陰陽家》有《鬼容區》三篇,與《風后》、《力牧》連類,說者謂即‘鬼臾區’,以‘臾’、‘容’聲相近,是矣。而楊以為‘鬼谷’,則‘區’字安頓何所乎?”
  
  在駁斥楊慎之說的同時,胡應群提出了“偽造說”,其《四部正訛(中)》又曰:
  
  “《鬼谷子》,《漢志》絕無其書,文體亦不類戰國,皇甫溫序傳之。案《漢志·縱橫家》,有《蘇秦》三十一篇、《張儀》十篇,《隋經籍志》已亡。蓋東漢人本二書之言,薈萃為此;或即說手所成而托名鬼谷,若‘子虛’、‘亡是’云耳。”清人姚際恒、近人錢穆皆從是說而補充發揮之。
  
  其上之“蘇秦假托”、“即《鬼容區》”、“東漢或六朝人偽造”諸說,均無實據,多系猜想推測,我們看一下《鬼谷子》的產生、流傳即可明白。
  
  戰國中期,鬼谷先生在泰山南山腳下鬼谷中教生授徒,張儀、蘇秦等曾先后從其學習縱橫術。鬼谷先生要教徒授課,理應有著之竹帛的講習課本。清代大文獻學家章學誠曾說:“孔孟以前,未嘗傳其書。至戰國,而守師傳之道廢,通其學者,述舊聞而著之竹帛焉。”退一步說,即使鬼谷先生沒有課本,而憑記憶口授,那么其從學弟子亦應將其所傳、所授記錄下來。弟子錄記老師口授的學習方式,自孔子開創私學時起就奠定下來了!稘h書·藝文志》曰:
  
  “《論語》者,孔子應答弟子、時人及弟子相與言而接聞于夫子之語也。當時弟子各有所記。夫子既卒,門人相與輯而論纂,故謂之《論語》。”
  
  聯系《論語·衛靈公》所主“子張問行”,孔子答后“子張書諸紳”之事,《漢志》之言信然。既然春秋末年的從學弟子們如此珍視老師的教言而千方百計記錄下來,那么在書寫條件大為進步的戰國中期,弟子們記錄先生講授的課業便是情理中之事了。
  
  孟子與鬼谷先生時代相近,都生活在戰國中期。據唐人林慎思《續孟子書》所言,《孟子》七篇,非軻自著,乃弟子共記其言。韓愈亦言:“孟軻之書,非軻自著。軻既沒,其徒萬章、公孫丑相與記軻所言焉。”鬼谷先生教授弟子,約與孟子同時。其授課與弟子聽課、錄記課業等情況大概與孟子及弟子們相類。所以說,《鬼谷子》當在戰國中期即有著之竹帛的本子存在,而在其后不久便廣為流傳開來。其流傳,大概與蘇秦有關。
  
  蘇秦既是鬼谷先生的收山弟子,也是鬼谷先生的高足,《論衡·答佞》記時人傳言鬼谷先生以“令我泣出”之方式考試弟子是否可畢業出山時說“蘇秦下說,鬼谷先生泣下沾襟。張儀不若蘇秦。”蘇秦對鬼谷先生的課業最為精通,對縱橫術大概下過一番苦功夫,所以能取得如此效果。那么其所錄記鬼谷先生之課業當為最詳最精。蘇秦出山后,自周至燕,得燕王相知,去燕至齊為燕“治交”,“破弊齊而為燕”,說齊王取宋,致使五國聯軍伐齊,在齊為燕攻破時,被車裂于市。“既死,其事大泄”,其在齊之財產、書籍等大概也被抄沒入官,其苦苦研讀、不斷修補之鬼谷先生講授筆錄也因之在齊流傳,而部分地被稷下學士輯錄在齊之政治、經濟、軍事論文集《管子》中。今《管子》之《九守》篇與《鬼谷子》之《符言》篇相較,其九段文字中,字句完全一致的段落有一(“主問”段);字句基本一致,僅幾個虛詞有異的段落有一(“主明”段);兩篇互有脫誤,但意思相同、字句基本一致的段落有六(“主位”、“主賞”、“主因”、“主周”、“主恭”、“主名”段);字句基本一致,但因關鍵詞有訛脫而致意思有異的段落有一(“主聽”段),我們卻可追尋出訛脫的軌跡。
  
  由此可以看出,戰國中期,至遲在公元前284年蘇秦死前,《鬼谷子》已有著之竹帛的書卷存在。蘇秦死后,《鬼谷子》流傳于世,被更多的人士研讀、摘錄。所以說,《鬼谷子》或者曾經蘇秦記錄、整理、補充過,但其著作權仍應屬其師鬼谷先生。
  
  今傳之《鄧析子》之《中文》篇,其字句與《鬼谷子》之《符言》篇亦多相似。鄧析是春秋末年人,是先秦名辯家的開山祖!稘h書·藝文志·名家》著錄有《鄧析》二篇。但今傳本之《鄧析子》,今人研究多認為是戰國后期的“辯者”輯錄整理成書的,故其中錄有《鬼谷子》中的篇章。
  
  戰國末,秦、漢人整理載籍,輯錄、摘引、化用自己所欣賞的作品,這在當時是習以為常的正,F象!秴问洗呵铩、《淮南子》之成書如此,司馬遷寫《史記》亦如此,《漢書·儒林傳》謂“遷書載《堯典》、《禹貢》、《洪范》、《微子》、《金滕》諸篇”,劉知幾《史通·六家》亦曰司馬遷“兼其所載,多聚舊記,時采雜言”,而于董仲舒之“三策”、賈誼之《政事書》、《過秦論》全文輯錄。此時風中,《虞氏春秋》之成書亦如此。據《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言,“游說之士”虞卿,先說趙孝成王而為“趙上卿”,后失勢“困于梁”,“不得意,乃著書,上采《春秋》,下觀近世,曰《節》、《義》、《稱》、《號》、《揣》、《摩》、《政》、《謀》凡八篇,以刺譏國家得失,世傳之曰《虞氏春秋》。”其《揣》、《摩》、《謀》三篇與今《鬼谷子》中三篇同名,或原從鬼谷先生弟子學縱橫說辯術而記其學,抑或《鬼谷子》書在社會上流傳后因喜愛而癠錄于著述中。
  
  秦始皇焚書禁百家言,鬼谷先生之學說亦掩而不彰。漢惠帝四年(前191年)三月除挾書律,諸子之書漸漸復出;茨贤鮿布m集天下道學之土,齊地學子、方士歸附其門下,鬼谷先生之學首先在淮南再度流傳,而被部分地采入《淮南子》中!痘茨献·泛論訓》曰:“忤而后合,謂之知權。”“圣人之言,先忤而后合。”而《鬼谷子·忤合》曰:“古之善背向者,乃協四海,包諸侯,忤合之而化轉之,然后以之求合。”文意相同。又,《淮南子·說山訓》曰:“介蟲之動以固,貞蟲之動以毒蟄。”而《鬼谷子·權》曰:“故介蟲之捍也,必以堅厚;螫蟲之動也,必以毒螫。”表現出明顯的承接關系。
  
  司馬遷父子為太史令,遍觀國家典藏以成“通古今之變”的《史記》,其《太史公自序》有曰:“故曰:圣人不朽,時變是守。虛者,通之常也;因者,君之綱也。”司馬貞《史記索隱》曰:“此出《鬼谷子》,遷引之以成其章,故稱‘故曰’也。”今按此司馬談所引,正與今傳本《鬼谷子》之《持樞》所論“天道、人君之大綱”相類。又,班固于《漢書·司馬遷傳》引此文時改“圣人不朽”為“圣人不巧”,王念孫曰:“‘巧’,古讀若‘糧’,正與‘守’為韻。”抑或此“巧”字乃班固據當時傳世之《鬼谷子》校正。
  
  大概在漢武帝初年,《鬼谷子》之書、蘇秦張儀之言等縱橫家學說在社會上已相當流行,故丞相衛館曾上疏建議武帝罷“蘇秦、張儀之言”。但《鬼谷子》的流傳并沒有因此而絕止,劉向領命整理古代典籍,十分欣賞《鬼谷子》而將其文摘入自己的《說苑》中。其《善說》篇有曰:“《鬼谷子》曰:‘人之不善而能驕之者,難矣。說之不行,言之不從者,其辯之不明也。既明而不行者,持之不固也。既固而不行者,未中其心之所善也。辯之明之,持之固之,又中其人之所善,其言神而珍,白而分,如此而說不行者,天下未嘗聞也。’此之謂善說。”
  
  如此大段征引,未有其書所依而弗能為。除此之外,劉向還在《說苑》中化用《鬼谷子》文意,發揮《鬼谷子》思想以成句段。據初步比較統計,其《臣術》篇化用《鬼谷子》者有四段文字,其《權謀》篇化用《鬼谷子》者有五段文字,其《說叢》篇化用《鬼谷子》者有二段文字。據曾鞏言,《說苑》本是劉向“采傳記、百家所載行事之跡以為此書”的,所以書中或摘引、或化用《鬼谷子》文句。
  
  西漢末年,揚雄作《法言》,其《重黎》卷記曰:
  
  “或問蒯通抵韓信,不能下,又狂之。曰:方遭信閉,如其抵。曰:癡可抵乎?曰:賢者司禮,小人司利,況附鍵乎?”
  
  此詞句、文意與《鬼谷子·抵癟》所論有不少相同、相通處。
  
  東漢大經學家鄭玄注《周禮·春官·典同》“凡聲……微聲癢”曰:
  
  “微,謂其形微小也。癢,讀為‘飛鉗涅暗’之暗。鶴聲小不成也。”
  
  賈公彥疏曰:
  
  “云‘癢讀為飛鉗涅暗之暗’者,謂《鬼谷子》有《飛鉗》、《揣》、《摩》之篇,皆言從橫辯說之術。飛鉗者,言察是非語,飛而鉗持之。揣摩者,云揣人主之情,而摩近之。‘癢聲小不成’者,飛鉗涅暗,使之不語。此鐘聲癢,亦是聲小不成也。”
  
  由賈疏可見,鄭玄是化用《鬼谷子》篇章之言來注《周禮》的。
  
  所以說,自戰國后期至東漢末年,《鬼谷子》的流傳一直延續不絕,東漢人是不會再去偽造一本已經在流傳著的古書的,胡應麟的“東漢人本二書之言,薈萃為此”的論說失考。而楊慎說《鬼谷子》即《漢志》之《鬼容區》,亦輕于立論!豆砣輩^》在《漢志》中屬“兵陰陽家”,班固論此類著述之內容曰“順時而發,推刑德,隨斗擊,因五勝,假鬼神而為助者也”,顯然與講游說、揣摩、政治勾斗等縱橫權術的《鬼谷子》大相異樣。
  
  魏晉南北朝時期,《鬼谷子》的流傳亦有脈絡可考。三國吳人楊泉作《物理論》,其《口銘》篇乃融《鬼谷子·捭闔》而成。如《口銘》篇曰:“存亡之機,開闊之術,口與心謀,安危之源。”而《捭闔》篇曰:“觀陰陽之開闊以命物,知存亡之門戶……口者,心之門戶也;心者,神之主也。”《口銘》篇曰:“樞機之發,榮辱隨焉。”而《捭闔》篇曰:“故言長生、安樂、富貴、尊榮、顯名、愛好、財利、得意、喜欲為陽,日始。故言死亡。憂患、貧賤、苦辱、棄損、亡利、失意。有害、刑戮、誅罰為陰,曰終……陰陽相求,由樣閣也。此天地陰陽之道,而說人之法也。為萬事之先,是謂圓方之門戶。”表現出承接關系。另外,《物理論》言“指南車見《鬼谷子》”,而今本《鬼谷子·謀》曰:“故鄭人之取玉也,必載司南之車,為其不惑也。”由此可見,楊泉是讀過《鬼谷子》并對此書甚為熟悉的。
  
  西晉人皇甫謐博覽群書,患風痹癥后仍手不釋卷,廢寢而忘食,被時人謂之“收淫”。
  
  曾上表向晉武帝借書,武帝賜書一車。因其對《鬼谷子》精讀潛研,多有得獲,故曾對《鬼谷子》作過注釋,并制序言一篇!端鍟·經籍志》曰:
  
  “《鬼谷子》三卷,皇甫劾注。鬼谷子,周世隱于鬼谷。”
  
  胡應麟《四部正訛》曰:“《鬼谷子》……皇甫劾序傳之。”“序”即作(序》,“傳”指注釋。
  
  馬總《意林》曾錄《鬼谷子序》曰:“周時有豪士隱鬼谷,自號鬼谷先生。”李善注《文選·郭景純游仙詩》亦引:“《鬼谷子序》曰:周時有豪士隱于鬼谷者,自號鬼谷子。”其所言之《鬼谷子序》,或即“皇甫濫序傳之”之“序”。
  
  西晉詩人左思,早年追隨賈溢。賈溢被誅后,他無意仕途,而專意于典籍,博覽群書,制成《三部賦》,皇甫謐曾為之作《序》。其《蜀都賦》曰:“劇談戲論,扼腕抵掌。”劉良注曰:“劇,甚也!豆砉认壬鷷酚小兜謶蚱。”劉良則以為其二語化用《鬼谷子》詞句。
  
  東晉人葛洪棄官至洛陽后,廣求異書,其《抱樸子·遺覽》錄從師所見方道之書205種660卷,其中有《鬼谷經》一卷。而其《抱樸子·應嘲》記其答客嘲問時有曰:
  
  “老子,無為者也;鬼谷,終隱者也;而著其書,咸論世務。何必身居其位,然后乃言其事乎?”
  
  客譏其“高尚勿用,身不服事,而著君道臣節之書”時,葛洪便抬出老子、鬼谷子隱身無為而著書論世的故事來比況、辯解!独献印窌跂|晉時廣為流傳,而《鬼谷子》書在其時亦為當世所公認,葛洪才好用來比況自辯。否則,他舉偽書、西晉人所造之書來比況,不更為攻擊者增添了口實嗎?
  
  東晉詩人陶淵明,字元亮。一說名潛,字淵明。其厭倦了官場的黑暗與奉迎,退隱田園,忙時種田,閑時讀書賦詩自娛。今存《鬼谷子·持樞》“謂春生、夏長、秋收、冬藏,天之正也;不可干而逆之。逆之者,雖成必敗”注中有云:
  
  “元亮曰:‘含氣之類,順之必悅,逆之必怒,況天為萬物之尊而逆之乎?”’近人俞樾因此而認為陶淵明注過《鬼谷子》。
  
  時至南北朝,《鬼谷子》仍流傳不衰。劉宋人裴癤注《史記·蘇秦列傳》“期年以出揣摩”時曰:“《鬼谷子》有《揣》、《摩》篇也。”其顯系見過《鬼谷子》書。蕭梁人劉勰于《文心雕龍·論說》中論戰國辯士時說:
  
  “暨戰國爭雄,辯士云涌;從橫參謀,長短角勢;《轉丸》騁其巧辭,《飛鉗》伏其精術;一人之辯,重于九鼎之寶;三寸之舌,強于百萬之師;六印磊落以佩,五都隱賑而封。”
  
  《轉丸》原為《鬼谷子》這一篇,在《符言》之下。臺灣學者趙鐵寒謂其亡于齊末梁初至唐尹知章世之間!讹w鉗》為今傳本《鬼谷子》之第五篇。另據《意林·篇目序》,梁人庾仲容《子略》中曾錄有《鬼谷子》文句。據唐長孫無忌《鬼谷子序》言,蕭梁人陶弘景曾注過《鬼谷子》三卷。
  
  可見在魏晉南北朝時,《鬼谷子》已在社會上廣泛流傳,文人研讀之已為平,F象。
  
  某些人在反復研讀的基礎上為之注釋,開《鬼谷子》研究之始。由此可知,胡應麟的“皇甫謐手成而托名鬼谷”之論是錯誤的。
  
  由于《鬼谷子》的廣泛流傳和文人研讀的影響,唐太宗十五年(公元641年)于志寧等領命修梁、陳、北齊、周、隋之《五代史志》時,將《鬼谷子》著錄于《經籍志》中,收有皇甫謐、樂壹兩種注本。其后,《舊唐書·經籍志》、《新唐書·藝文志》、《宋史·藝文志》、《崇文總目》、《中興書目》、《郡齋讀書志》、《直齋書錄解題》、《通志·藝文略》、《文獻通考·經籍考》、《絳云樓書目》、《述古堂書目》、《孫氏祠堂書目》、《清史稿·藝文志》等目錄書籍或著錄、或評介此書。隋唐起,有隋人樂壹、唐人尹知章、明人歸有光、高金體、清人秦恩復、近人俞樾等注釋、評點過《鬼谷子》,而明清以迄近代,刊刻《鬼谷子》者計有二十余家。
  
  還有,唐人長孫無忌有《鬼谷子序》,元冀有《鬼谷子指要》,柳宗元有《鬼谷子辯》,宋人歐陽修有《鬼谷子序》,元人宋濂有《鬼谷子辯》,清人周廣業有《鬼谷子跋》,盧文紹有《鬼谷子跋》,阮元有《鬼谷子跋》等對《鬼谷子》和鬼谷先生進行研究評說。唐代、宋代關于《鬼谷子》的作用和價值,明代關于《鬼谷子》的作者和真偽都產生過多人參加的大討論和大辯論。這些,都從不同的側面說明了《鬼谷子》書和縱橫家學說在我國歷史上的影響之大。
相關文章推薦:
  • 鬼谷子簡介,鬼谷子師傅是誰?鬼谷子有多厲害?
  • 鬼谷子是誰?縱橫家鬼谷子簡介,鬼谷子弟子
  • 鬼谷子的老師是老子嗎?鬼谷子的真實身份
  • 史上培養奇才最多的老師鬼谷子
  • 鬼谷子的師父是誰?
  • 孫臏學藝鬼谷子的故事:百擔榆柴
  • 鬼谷子:史上培養奇才最多的牛人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