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三分彩人工计划欢迎您的到來!

<dl id="bhrtt"><i id="bhrtt"></i></dl><video id="bhrtt"></video><video id="bhrtt"><i id="bhrtt"></i></video><dl id="bhrtt"></dl><dl id="bhrtt"></dl>
<dl id="bhrtt"><i id="bhrtt"><font id="bhrtt"></font></i></dl><dl id="bhrtt"></dl><noframes id="bhrtt"><dl id="bhrtt"></dl>
<video id="bhrtt"></video>
<dl id="bhrtt"></dl>
<noframes id="bhrtt">
<dl id="bhrtt"></dl><dl id="bhrtt"></dl>
<dl id="bhrtt"></dl><dl id="bhrtt"><i id="bhrtt"></i></dl><video id="bhrtt"><dl id="bhrtt"></dl></video>
<video id="bhrtt"></video><dl id="bhrtt"></dl>
<dl id="bhrtt"><delect id="bhrtt"></delect></dl>
<video id="bhrtt"></video><dl id="bhrtt"></dl>
歡迎訪問 中國歷史故事網www.565391.site

隋煬帝楊廣生平介紹

時間:2019-08-14 15:46:38 來源:中國歷史故事網 點擊:
  隋煬帝楊廣是隋文帝的第二個兒子。在其父楊堅還是北周大臣的時候,他就因父功而被封為雁門郡公。隋朝建立之后,他于公元581年被父封為郡王,并擔任并州總管,這時候他才是一個十三歲的少年。公元582年,隋文帝設置河北道行臺尚書省于并州,又任命他為河北道行臺尚書令。
 
  本來,楊廣也不是一個紈绔子弟,雖然他的門第家世為他提供了奢侈豪華的優越條件,但因他處在一個風云變幻的復雜的政治時代,楊家先代的文治武功,將門之子所受的各種熏陶,塑造了他十分復雜刁鉆的秉性:既有專擅威福的豪門習氣,又有飾情矯節、希望人稱道他的賢明的虛榮心;既有一個花花公子的低級趣味,又有軍事統帥的風度和文武才干。這兩種習性一直并存在他的身上,而在他稱帝獨尊之前,前一種性情一直處在自我抑制的階段,沒有表現出來。
 
  公元588年,隋朝大舉進攻陳國,次年春,隋滅掉了陳朝。楊廣作為最高統帥,在很大程度上是坐享其成的。實際指揮部署戰爭的是元帥長史高皗,而親率三軍攻破陳都建康的是大將賀若弼和韓擒虎,沿江而下、掃除陳國殘余勢力的是大將楊素。但楊廣畢竟是最高統帥,進占建康后,他將圍繞在陳后主身邊的奸臣全部處死,以此答謝三吳人民的支持。接著,他又下令收圖籍、封府庫、資財盡歸國有。這些都表現了楊廣的大將氣度。同時,隋滅陳,結束了自東晉以來的南北對峙的局面。滅掉陳國以后,楊廣被提升為太尉,并繼續留任并州總管。
 
  公元590年,江南士族高智慧等人起兵作亂,隋文帝又調楊廣為揚州總管,鎮守江都一帶。
 
  十年后,也即公元600年,北方少數民族突厥進犯北方邊境,文帝又命楊廣等率軍分道出擊。楊廣部下長孫晟設計大敗突厥。
 
  這樣,年少的楊廣,既曾是滅陳的最高統帥,又曾平定南方士族叛亂,還曾北御突厥族的進犯,在楊堅的幾個兒子中,他的功勛也可謂卓著了。
 
  在隋文帝楊堅的五個兒子中,楊廣是老二,他有一個哥哥楊勇,三個弟弟,分別為秦王楊俊、蜀王楊秀、漢王楊瓊。本來,楊堅當皇帝后不久,就立長子楊勇為皇太子,確定法定的皇位繼承人。但隨著楊廣政治資本的增加,越來越滋長了他繼承皇位的奢望。
 
  楊廣知道,要奪得皇太子的合法地位,首先要討得皇帝老子的歡心,其次,還必須籠絡自己的親信黨羽。按照這兩個策略,他同隋文帝楊堅、太子楊勇演出了一幕驚險殘酷、精彩而又圓滿的篡奪皇位的戲。
 
  太子楊勇是個無心的人,他好我行我素。他既沒有覺察到楊廣奪位的陰謀,也不愿意虛情假意去討父母的歡心。他明知母親獨孤皇后最痛恨的便是男子寵愛姬妾,而他卻仍明目張膽地喜好女色,把父母為他娶的嫡妻元氏冷落一邊,而同其他的姬妾吃喝玩樂,使母后獨孤氏大為不滿。
 
  隋文帝楊堅是一個比較節儉的皇帝,可楊勇卻偏偏喜好華麗鋪張,因此,楊堅也不喜歡他的行為。一次楊勇大張旗鼓地接受百官的朝賀,文帝生怕臣子們和太子的關系過密,影響自己的皇權,這樣,父子之間漸生猜疑。夫妻倆既然都不喜歡楊勇,于是楊勇的太子地位也便開始動搖了。
 
  本來,楊廣就是一個善于耍陰謀權術的人,為了迎合母后獨孤氏的僻好,他便只和王妃蕭氏住在一起,每當他和其他的姬妾生了孩子之后,就把他們殺掉。父母每次派人來,他總是親自和蕭妃迎到門口,還用豐盛的酒飯招待他們,臨走時,還送他們一些禮物。這些人得了好處,于是都在文帝和獨孤氏皇后面前稱道楊廣的仁孝。有時父皇和母后到楊廣那兒去,他就把那些年輕貌美的姬妾藏起來,讓既老又丑的人穿上粗布衣服服侍父皇和母后。文帝和獨孤氏見楊廣既節儉又不好色,于是更加寵愛他。同時,楊廣也用這一方法來敬待朝中大臣,大臣們也都因此稱贊他。這樣,在朝廷內外,他獲得了極為普遍的好感,聲望也因此而越來越高。在這種聲勢下,楊廣于是開始實施自己的陰謀,開始來顛覆哥哥楊勇的皇太子的地位。
 
  楊廣在任揚州總管時,趁入宮辭行母后的機會,故意跪在母親面前痛哭流涕,說皇太子想要加害于他。這如同擲薪救火,促使獨孤氏決計要廢除皇太子。此后,楊廣便更加快了奪位的步伐。壽州刺史宇文述是他的親信,他獻計請重臣楊素向皇上提出廢太子的建議。楊素是隋朝著名的大將,他建戰功,深得文帝楊堅的寵信,是朝中舉足輕重的人物。而楊素又十分信任弟弟楊約。為了實現“曲線救國”的目的,楊廣讓宇文述找到任大理少卿的楊約,整月和他賭博,并故意將金錢輸給楊約,還趁機將楊廣的意思告訴楊約,后又危言聳聽地對他說:“你們兄弟得罪了皇太子,皇帝一死,你們家就會大禍臨頭的,如今皇太子失寵,主上有廢立之意,請立晉王為太子就在你哥哥楊素一句話。”
 
  在這種情況下,楊素兄弟于是答應挑唆文帝和獨孤皇后廢掉皇太子楊勇,擁立楊廣為皇太子。
 
  不久,楊勇被廢為庶人。楊廣終于如愿以償,被立為皇太子,取得了皇位繼承權。
 
  楊廣在坐上太子的寶座之后,他又命楊素捏造罪名,將自己的弟弟楊秀廢為庶人。事后,楊勇多次請求見文帝申冤,但都被楊廣阻止了。這樣,楊廣便穩坐東宮,只等文帝死了好做皇帝。
 
  公元604年,文帝病臥仁壽宮。這時,楊廣已急不可待,于是寫信給楊素,問他如何處理后事。楊素的回信被錯送給文帝,文帝看后非常生氣,開始對楊廣表示不滿。后來,文帝寵幸的宣華夫人陳氏入宮服侍文帝,楊廣見了陳氏,不禁欲火燒身,獸性大發,企圖逼奸陳氏。文帝得知此事后,大怒道:“畜牲何足付大事?”于是對柳述、元巖說:“速召我兒。”柳述等便想召楊廣前來,文帝連呼“勇也!”柳、元二人便外出起草詔書,召楊勇回來。
 
  這一突變的風云,使形勢急轉直下,但這時楊廣的心腹已布滿朝廷內外,他很快得知這一消息,楊廣急令心腹宇文述、郭衍率東宮衛士包圍皇宮,并撤換文帝的衛士和服侍文帝的人。后來,他一不作二不休,干脆殺了文帝和楊勇。就這樣,他登上了皇帝的寶座,即隋煬帝。他改年號為大業,這時他才三十六歲。
 
  楊廣繼位后,他的最小的弟弟并州總管楊瓊馬上起兵反抗,但因其勢單力薄,馬上被楊廣平定。
 
  楊廣取得帝位之后,他便作了一些改革舊制度、輕徭薄賦、收攬民心的工作。他剛辦完父皇的喪事,就下詔免除婦人、奴婢和部典的課役,男女成丁的年紀也由二十一歲改為二十二歲,以縮短服役的時間。這是自北魏實施均田制以來最大的改變。北魏婦人受田服役的制度也到此中止了。
 
  楊廣即位后,他為了進一步鞏固隋王朝的統治,下令修建了一系列浩大的工程。
 
  公元605年,楊廣令尚書令楊素領營東都大監,納言楊達、將作大匠宇文愷為副將,每月役使二百萬人,大規模地營建東都洛陽。此外,他還動輒調發民工幾十萬,甚至上百萬,讓他們修御道,筑長城。
 
  在楊廣大興土木的工程中,其中以修建大運河最著名,它可以和秦朝的萬里長城相媲美。
 
  公元605年,在他營建東都的同時,楊廣又征調河南、河北一百多萬民工開鑿通濟渠。從西苑引谷、洛二水到黃河,再從板渚引黃河水入汴水,再從大梁以東引汴入泗水,最后到達淮水。同時,楊廣還征調淮南民工十萬余人,整修擴大了自山陽經江都到揚子入長江的山陽河。公元608年,他征調河北一百多萬民工,引沁水南至黃河,北到涿郡(今北京)。公元610年,他又調江南十萬多民工開鑿了從京口到余杭的江南河。這樣,以洛陽為中心,北起北京,南到余杭,全長五千里的大運河僅用了六年時間就完成了。
 
  這一系列大規模的土木工程,一方面使國家耗費了大量的資財,給人民帶來了深重的負擔,到處堆砌著人民累累的白骨。另一方面,又加強了隋朝對全國范圍內的統治,維護了國家的統一。東都的營建和大運河的開鑿,為中國經濟重心轉移到南方后,整個國家的政治布局,各地物資的統一平衡調動,提供了有效的方案,奠定了中國以后一千多年政治、經濟的規模和格局,從而進一步促進了江南地區的經濟的發展。
 
  楊廣了為奪得皇位,他一度曾裝出一副仁孝恭儉的假象。一旦天下在手,他便原形畢露,窮極華麗的苑囿宮室,羽儀千里的巡游,輕歌曼舞的宮廷,窮極珍奇的酒宴,陪伴了他的后半生。
 
  楊廣本來就是一個好色之徒,只不過是善于在文帝面前掩飾罷了。楊廣的后宮里,除了蕭皇后和眾多的貴人、美人外,還有在西苑的十六院夫人及宮女數千人。公元612年,他又下令江淮各郡每年挑選姿質端麗的童女入宮,不管是在西都宮苑中,還是在巡游的路上,楊廣總要攜帶大批的宮女,以供自己隨時尋歡作樂。
 
  為了創造更多的游玩場所,楊廣幾乎天天在修建宮室。本來,在京師長安和東都洛陽已有許多苑囿和宮殿。后來,他又在東都洛陽修建了富麗堂皇的里仁宮和廣闊的西苑,但他仍不滿足,經常讓臣子們在各地尋找修宮室的理想場所。于是,一處處豪華宮室在全國各地拔地而起。
 
  楊廣生性好動,而且他享樂游玩的興趣又經常變換。即位后的第一年,即公元605年8月,他就坐船去游江都,一直到公元606年4月才回到東都洛陽;公元607年,他又北巡至榆林,還到了突厥族啟民可汗的帳里;公元608年,他又到五原,出長城塞外巡游;公元609年,他又西行至張掖,接見了許多西域的使者;公元610年,他又二游江都,從公元611年到公元614年,連續三次親征高麗(即今朝鮮);公元615年,他再次北巡長城,被突厥始畢可汗圍困于雁門,直到很久才解圍回來;解圍回來的第二年,他又三游江都。從他即位之日到他滅亡之時,他幾乎是馬不停蹄地到處巡游,在位十四年,而總共在京城的時間,還不足一年。
 
  楊廣不僅出巡頻繁,而且每次出巡的氣派更是大得驚人。他第一次游江都時,隨行船只幾千艘。一路上舢船相接二百余里,騎兵沿運河兩岸而行,旌旗蔽野。所過州縣,五百里內都要貢獻食物,多者達上百車,都是水陸珍奇。佳肴美饌,多得吃不了,吃不了的就埋掉。
 
  楊廣到其他地方巡游,其派頭不僅不比游江都有絲毫遜色,還要改換其味口,不斷翻新求異。他北巡時,又有一番派頭。鑿太行山通馳道到并州,又從榆林至涿郡,修長達三千里、寬十余米的御道,還命宇文愷造可容數百人,下裝輪軸,可以行走的“飛行殿”。隨行甲士五十余萬,旌旗輜重千里不絕。
 
  隋煬帝楊廣即位時,隋王朝府庫存充實、兵馬強盛,憑借這一雄厚的經濟、軍事實力,本來可以成為歷史上長治久安的王朝,可是經過煬帝楊廣的一番折騰,這些家當全被揮霍殆盡。他四處征伐雖然可以起到鞏固邊防、發展對外貿易的積極作用,但也成為隋王朝滅亡的致命傷。
 
  公元605年,剛即位不久,北方的契丹族便南犯營州。煬帝楊廣命通事謁者韋云起發突厥兵討伐契丹。韋云起偷襲獲勝,這一役加強了煬帝向四處擴張的野心。
 
  楊廣大規模地經營西域是從公元607年開始的。在這以前,西域各國的人多到張掖同隋朝進行貿易,隋由翰林黃門侍郎裴矩負責。他向煬帝楊廣上奏主張經營西域,這喚起了楊廣追慕秦皇、漢武的雄心。他于是派裴矩回張掖,并用重金引誘西域各國來朝。此后,西域各國往來相繼,所經州郡,送往迎來,其花費用度以上萬金來計。
 
  經營西域,開辟了通往西域的通道,保護了對外的商路交通,在客觀上促進了中外經濟和文化的交流。同時,除少數地區以外,基本上沒有動用武力。按說,這不應該給人民帶來更大的負擔,可實際上恰恰相反,為經營西域所費的資財每年竟高達幾億。裴矩招致西域諸國入朝,都是引以厚利,臨行又給予豐厚的賞賜。并讓當地人民置辦華麗宮室,很多人因此而貧困破產,而朝廷卻以此來向西域人夸示中原的富有。楊廣的這些勞民傷財的措施造成了天下的窮困,而西北則是首當其沖的地區。
 
  公元609年正月,西域各國酋長云集洛陽,楊廣在端門大演百戲,一連折騰了一個月,此后愈演愈烈。為了給那些演員制造錦繡服裝,西京的繒錦為之耗空,國家每年僅此項耗費達數億金。后來,中國元宵節觀景行樂,大盛于此,西域人請求到洛陽市內作交易,煬帝又下令排場一番,店肆檐宇,整齊劃一,帷帳盛設,珍貨積聚,西域商人吃飯不要錢。煬帝要的是萬國來朝、天下至尊的尊嚴,他揮霍巨資來粉飾太平,夸耀富比天下,還不惜和西域人作了陪本生意。為了滿足他的虛榮心,國家付出的代價是無可估計的。
 
  隋煬帝向外經營或擴張,規模最大,時間最長,給人民造成災難最沉重的是對高麗的三次侵略戰爭。
 
  612年正月,煬帝下詔大舉進軍。隋軍一百三十萬人,號稱二百萬人,分成二十四軍,另有煬帝親帥的六軍,共三十軍,轉運糧餉的民夫更是無以計數,這是進攻高麗的主力軍,另有支水軍由右翊衛大將軍來護兒率領從東萊?诔霭l,接應陸軍。
 
  來護兒的水軍進到距平壤六十里的地方,打了一個勝仗,于是乘勝進攻平壤城,縱兵掠虜,被高麗的伏兵擊敗,四萬人只剩下幾千人逃回船上,倉皇撤退。陸路軍隊在大將宇文述、于仲文的率領下,共有三十萬五千人渡過鴨綠江。兵士攜帶兵器糧餉,負擔沉重,疲憊不堪,多將糧食偷偷扔掉。才及中路,糧食已盡,饑困交加,無力再戰,不得不回師,三十余萬人只有二千多人生還,軍資器械丟失殆盡。第一次遠征高麗遂告失敗,此后又發動了兩次對高麗的侵略戰爭,但仍以失敗告終。
 
  隋煬帝四處經營,屢興兵甲,耗費了無以計數的財力、物力和人力,他繼位時的充溢的府庫、兵強馬盛的局面已不再,隋朝的大廈也面臨倒閉坍塌的危機。
 
  楊廣雖沒有雄才大略,但他也有一定的文才武功,只是他沒有把他的才能用在治理天下方面,而是讓他的才能成為嫉賢妒能、狂妄自大的資本。
 
  他極端厭惡那些敢言敢諫的人,對肯諫的人,他一定要殺之而后快,朝中那些剛直不阿、直言不諱的大臣,如果不三緘其口,就不會有好下場。尚書仆射高皗便是例證。
 
  他本來是隋朝的一位名臣,他不僅輔佐文帝建立隋朝,而且還在楊廣南伐陳朝的時候,負責指揮部署,從而成就了楊廣的武功。煬帝楊廣即位后,拜他為太常。高皗見煬帝楊廣窮奢極欲,又連起長城之役,于是對太常丞李懿說:“周天元帝以好樂而亡,應接受教訓,怎么還可以這樣縱情聲色呢?”煬帝對突厥啟民可汗恩禮太重,高皗深為國家的財政擔心,于是對太府卿何稠說:“啟民可汗深諳中國虛實,山川地形,恐后患無窮。”禮部尚書宇文?、光祿大夫賀若弼也贊成高皗的意見。三人就因這幾句而招殺身之禍,被煬帝楊廣以誹謗朝政的罪名殺掉了。
 
  后來,朝廷又議定新令,過了很長時間還沒有定下來,內史侍郎薛道衡對朝士說:
 
  “如果高皗沒有死的話,恐怕新令早就頒布施行了。”煬帝楊廣聽了,立即把薛道衡交給法司問罪。薛道衡自己覺得所犯的并不是什么大罪,一定會被赦免的,于是他便催促法司早斷,還通知家人準備好酒菜,迎候他回家。等煬帝楊廣的判決下來,他完全是驚呆了,沒想到煬帝竟讓他自盡。
 
  御史大夫張衡本來是隋煬帝的幸臣。煬帝楊廣奪得太子之位,大都出于張衡的謀劃。所以在楊廣即位后,張衡也青云直上,在朝中倍受恩寵。后來,楊廣要修汾陽宮,便讓張衡規劃圖樣。張衡于是偷偷地勸煬帝楊廣說:“前幾年勞役繁多,百姓疲蔽,應有所節制。”張衡馬上被貶為榆林太守,第二年,煬帝又讓他到南方督役江都宮。張衡不敢再勸煬帝,他于是自盡以示反對。
 
  三征高麗后,煬帝楊廣又想到東都洛陽游玩,太史令庾質進諫曰:“陛下連年東征高麗,百姓疲蔽,應鎮撫關內,使百姓盡力農桑,讓百姓喘口氣,然后再去巡游。”結果他也被煬帝殺掉了。其他凡是勸諫煬帝節省民力、停止巡游的,都無一幸免。大臣們見煬帝楊廣如此拒不納諫,也就不敢再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朝中大臣因此都變成了隨聲附和的應聲蟲。
 
  在煬帝楊廣統治的十四年中,他掘長塹、筑西苑、建東都、開鑿大運河、修筑長城、盛造宮殿、伐木造船、鑿山開道等,可以說是百役繁興。他還四處經營征伐,窮兵黷武,這些無止境、無休止的徭役、兵役,不僅奪去了上百萬人的生命,同時還把社會經濟推向絕境。他屢次北巡、南游江都以及窮奢極欲的揮霍,使得內外虛竭,百姓困蔽,人民無法生存,只好鋌而走險了。
 
  公元611年,王薄領導農民在長白山首舉義旗,起義的口號就是反對遠征高麗。王薄作《無向遼東浪死歌》來號召農民起義,逃避兵役、徭役的農民紛紛參加進來。他一起兵,那些倍受兵役之苦的人民也紛紛響應。
 
  在人民的力量的沖擊下,統治集團內部也發生了分裂。公元613年,隋煬帝二征高麗時,楊素之子楊玄感便在京師發動叛亂。他是利用了人民反抗情緒高漲的斗爭形勢,在起兵誓師時說:“我身為上柱國,家累鉅千金,富貴已無所求,今不顧滅門之禍,為解天下倒懸也。”他這一口號,迎合了廣大人民的愿望,當時父老爭獻酒肉,前來參軍的每天逾千人。楊玄感的叛亂,在統治階級內部引起強烈的震動,許多貴族子弟,如韓擒虎的兒子韓世鄂、來護兒的兒子來淵、裴蘊的兒子裴爽,共計有四十多人一塊投降了楊玄感,右武侯大將軍李子雄也前來投奔,光祿大夫趙元淑、兵部侍郎斛斯政都和楊玄感同謀。
 
  后來,煬帝楊廣雖然平定了叛亂,但統治集團內部卻從此開始瓦解了。
 
  在這種眾叛親離的情況下,煬帝楊廣仍不思悔改,不但繼續發動對高麗的戰爭,而且再次北巡太原、長城。這時,依附隋朝的東突厥始畢可汗見隋朝國力空虛,也脫離了隋朝的控制,趁煬帝出塞,率騎兵十余萬,在雁門將煬帝包圍,全靠隨從兵士堅守,外加各地援兵趕來才得以解圍。
 
  經過這次事變,煬帝楊廣知道形勢已開始惡化;氐綎|都洛陽后,他就準備南游江都,以避開農民起義的鋒芒。已死到臨頭,楊廣仍不思悔過,還繼續濫用民力,命在江都重造龍舟送來東都,又在毗陵修離宮十六所。
 
  公元616年7月,龍舟造成,并送到洛陽,宇文述等人于是勸煬帝趕快到江都去;許多朝臣都認識到,煬帝將會一去不復返,但都不敢說話。建節尉任忠、奉信郎崔民象、王愛仁等舍死相勸,仍未獲效,反白白丟了性命。煬帝留下越王侗留守東都,便前往江都巡游。
 
  在江都的一年多時間時,農民軍杜伏威步步向江淮逼進,打敗隋朝大將陳棱,攻克高郵,進據歷陽。中原翟讓、李密等領導的瓦崗軍擊潰隋軍主力張須陀、裴仁基等。他們傳檄周圍郡縣,揭露煬帝楊廣的十大罪狀,說楊廣罪該萬死。煬帝又派王世充率江淮勁軍與留守東都的越王侗繼續同瓦崗軍對抗。河北義軍竇建德大敗南下攻李密的涿郡留守薛世雄,威震河北。
 
  許多地主見隋朝氣數已盡,于是紛紛起兵自保:金城府校尉薛舉割據蘭州,自稱秦帝;鷹揚府司馬李軌占據武威,自號河西大涼王;鷹揚府校尉劉武周割據馬邑,也稱皇帝;鷹揚府郎將梁師都割據翊方,自稱大梁皇帝。太原留守李淵起兵攻下長安,立楊廣的孫子楊侑為傀儡皇帝,遙尊煬帝為太上皇。隋煬帝這個殘害天下、窮困萬民的暴君成為一個眾叛親離的獨夫。
 
  大勢已去的隋煬帝也感到末日的來臨,但他還是要及時尋歡作樂,與蕭皇后、寵姬等天天尋歡作樂,醉生夢死。他還自我安慰說:“現在有許多人想推翻我,然而我不失為長城公,你(蕭皇后)也不失為沈后。”他還準備了毒藥在身邊,準備隨時自盡。
 
  公元618年3月,煬帝楊廣見天下大亂,自知已無力回天,無法力挽狂瀾于既倒,便下令修治丹陽宮,準備遷居江左。從駕的衛士共推宇文述的兒子宇文化及為首領,發動了兵變,將煬帝楊廣用巾帶勒死。楊廣終年五十歲,謚號“煬帝”。
相關文章推薦:
  • 隋煬帝造“如意車”御女無數
  • 隋煬帝殺父淫庶母之謎
  • 隋煬帝的性怪癖:在顛簸御車上臨幸女子
  • 楊廣“弒父淫母”真相:魏征詆毀前朝抄襲野史
  • 隋煬帝楊廣的戀童癖
  • 荒淫隋煬帝也帶綠帽:蕭皇后搞外遇
  • 隋煬帝楊廣簡介
  • 隋煬帝修大運河的故事
  • 隋煬帝嫉賢妒能:剔人下巴然后處斬
  • 隋煬帝恃才殘暴寵小人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推薦